The age of not believing

人的想法真的无时无刻都在改变 可能哭着哭着就笑了 笑着笑着就沉默了 然后那些恐怖绝望的东西在脑内天马行空
可能有些人喜欢把自己当成悲剧的一环沉溺其中 自我陶醉 但我还真不输于这一类 
这不上不下的年纪 太具体的悲欢离合 太详细的喜怒哀乐已经过被时间滤得差不多了 再把自己灵魂抽上来 俯视肉体傻逼似的老在干蠢事
是的 是挺滑稽 
成天满口放烂说不成熟 说不会做人 说社会性太弱 说不懂世故 其实到头来遇到的人也没谁能完全满足我的标准 要定型的早已定型 没有再多的矫正空间 一个快三十岁的大妈还嘟着嘴说自己还没成熟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很多人的才华是血是泪 很多种的艺术是苦是痛 其实我挺幸福的 但我却很残忍的欣赏这样衍生出来的音乐 这样的剧本 这样的故事
可能我只是无意识或习惯性把自己扔到负面情绪那一边 一旦理性发作 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时间是既温柔又刺骨的东西
一个动作做二十次会变成不知觉的习惯
一个习惯持续几年会变成刻骨的烙印
改不了了
可能我是真的很讨厌自己w
———————
然而写这样的烂鬼狗屎垃圾没意义的日志本身就是一件很弱智很不成熟的事 真的很让自己讨厌呢

少一点 多一点

如果医生的工资少点跟处方挂钩 如果救济设施少点套利空间 如果公知良心少点孤高自许 如果帕累托最优少点套路
或许世界会变得再温柔一点
如果我矫情少一点脸皮厚一点 如果我早点注意饮食锻炼身体早点拿起画笔 如果我能豪爽笑视记忆 如果我再自信一点背直一点
可能我也能喜欢自己多一点

自己跟自己说说话

最近都睡不沉,来谈谈工作。

我其实是个面霸。

10年,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的处女面献给了先生推荐的一家公司,职位好像是质检部门翻译,一面后貌似过于好评,来的offer职位是总经理秘书。记忆中当时offer到手的工资可能比现在还多,然而这样的武勇传的对现在来说也只是自酸。那家公司在深圳,其实那时我并没有给自己限定任何就职地点,当时觉得自己不畏一切可以勇闯天地,可那时广州这个城市有我不舍的事和留恋的人,所以我拒绝了。我觉得终有一天会不悔今天的放弃。

接着我満悦地享受了了一段无忧无虑无课程无考试的奢侈时间,我自主开始就职活动,顺利去了日资广告公司博报堂实习。记得入职那天是4月1日,上司读着日本本社当天社长对新社员入职的欢迎致辞,说真我有感动到,为这样巧合的归属感我其实也挺努力的去干活,上司也每天都很用心去教。我其实挺喜欢这家公司,我觉得这里就是我脑洞里想象自己要闯出新天地的地方。然而或许由于我内心不强大,感情生活上喘不过气来,是实在是兼顾不了那样通宵达旦的节奏,在正式转正的那天我辞职了。上司对着我哭了,后来忘了怎么得知对这举动的评价是,“她自我放弃了。”对我来说,各种意义上那确实是个“放弃”的季节。我逃避了很多东西。

然后我回归学校的生活,专心弄毕业论文。记得那时我无文献无抄袭埋头研究“中二病”,也不知道为什么先生们都没把我这奇葩题目毙掉,估计也是面白半分看看我能写出个啥玩意儿。答辩时,老林先生对我说,你试试把这论文投稿去杂志,挺有趣的。然而这一刻就定格成为我记忆中叫做大学这样东西的最后一个场景。

又玩了一段时间,11年夏,我重新进行就职活动,去了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公司,万代。

单听这公司的名字,我曾天真地以为这家公司是由一群浓厚二次元气息志同道合的人聚集起来和谐有爱的工作环境,进去后我发现里面员工几乎都只是普通人。普通的意思并不是说工作上有多凡骨,而指比自称非二次元的我更加三次元的意思。可能对部分员工来说这只是一家公司,干的活跟其他公司性质一样,厂家,贸易,买卖。卖玩具跟卖酱油或者卖方便面其实没什么两样。我不是想夸大公司名怎样怎样,只是单纯觉得挺无奈,后来入职的设计师对我说,这里的员工不懂珍惜这公司名,太可惜太浪费了。恩,很一针见血,TM就这感觉。

或者也是因为这样的工作氛围,也让我有更加多的机会去接触很多新鲜的工作,

刚入职时,奥特曼系列因为达成目标营业额,生产销售策划设计全team人又奖杯又奖状,我对“努力了就会有回报”这句话产生了憧憬。但在后来我知道这系列是放着都能卖出去这事实时,那傻白甜的想法就破碎了。事实证明有些人天生就是幸运儿,而倒霉不断的我最先被扔去了喜羊羊系列里万劫不复。待此系列营业组头破血流解体后,我被调离部门。美名其曰的市场部,事实上只有我一个人。

我曾拿着自制的地图定向越野了广州便利店,穿着小丸子制度在天河城游荡,背着宜家蓝色大袋子踩遍深圳卖场,在多次玩具展被小屁孩各种追打,扛着大货样板飞到北上电视台拍摄栏目...我试过在深圳看着地图迷路,在北京参展花痴华北分销商高大魁梧的身材,临时通宵练英语第二天在代理商面前present,上镜制作demo视频让外省同事几乎混个脸熟,多次在上海工作结束后一个人去景点游玩;我遇过心计想跟我约炮的导演,遇过因为利益陷害我的采购,遇到各种难搞的版权商,遇过一开始以为我是AD后来忙着点头哈腰请我吃饭的光鲜主持人,可能心想这黄毛丫头怎么可能是节目赞助商负责人,还遇到因为我英语不好,对方中文不好于是一直用日语版交流的香港同事,还在出差大阪时遇到我认识的搞笑艺人在外景拍节目;当然还遇过很多在困难窘迫时各种帮我想办法的合作小伙伴。

也来说说我的上司,福田。

他是个怪人,公司内外一致不受好评。经常很作死去定制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然后把重担压在大家身上,无比暴力。他嘴很滑,很懂煽动人情绪,而我又一脸受总觉得自己在被骗被蹂躏。我是脾气太倔,出于当时还年轻,视野跟思路都很窄,我总有一种真的充实的干了活所以有足够的底气去跟别人争执,但结果就是花样找死,于是我顺利的成为了福田眼中的问题儿。

我试过在办公室里从白天开始一直被福田骂到深夜,第二天被总经理私下发慰问邮件;我也试过下班回到花生后还要对着电话跟福田吵到半夜吵到声音沙哑。那时拿路米也在,很认真通宵听了我哭腔说了工作上的难堪。

现在回过头来想,当初福田跟我吵的话都是对的,真的是对的,很对,至今也很受用,但正论并不代表可以引导人走向好的结果,没有好的结果的事只会遭人白眼。

工作其实很看跟人的爱想,营业的人看数据磨逻辑,企划的人看创意蹲构思,营业强人很难提出好的企划方案,企划强人也很难对数字产生敏感。为了不让思维枯竭,福田让我远离了数字,于是之后的工作里产生了一种被称为“Shou流”的面白风格。

但经济不景气,抵制日货那年进入冰河期。新代理商是个女强公司,负责担当也是个女强人,但女性偶尔总会善于柔弱抒情,而我们却是个大老爷黑社会公司,男人们对于似水矫情既白眼又怜惜,于是总会出现对方担当在真心在流泪,而我们则笑着安慰,别哭了,我们Shou都还没跳楼呢。

是呀,我也每天都被deadline追赶,每晚去追赶尾班车,每月的日程表密密麻麻,每周末无法安心休息,国家节假日也在花样加班,多次被困在机场直至凌晨, 经常去吃饭时才想起上一餐没吃甚至要调好闹钟提醒自己要吃饭,经常累到刷完牙那一瞬间分不清接下来是要去穿衣服上班还是该滚进被窝,在无意识中我精神开始错乱情绪开始暴走了。

我总在想公园前这个站为什么不爆炸,珠江国际那栋大厦为什么倒塌,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早上醒来首先是气馁,每天晚上闭眼一点都不期望新一天的来临,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滚着积怨,松冈修造的那种高情绪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讽刺至极。

我掺和了one piece系列的部分工作,我幻想要是努力了是否也会跟刚入职时的Ultraman team一样又奖杯又奖状什么的,可惜我没有呆到那一刻,应该说无法亲眼验证是否也有这一刻。

12年夏天,一些事打乱了我的轨道,内心不够强大,仅剩的一点情商被摧毁,我进入了绝望灰暗期,我觉得我的节拍器跟不上应有的节奏了。不久就得知公司重组大换血,我手里拿着再采用的新offer,明明只要在合同上签字续约就能升级带小号,但我还是急于结束这个时代。我离职了。

这家公司埋葬了我最后的叫做“年轻”的东西。

接下来,我又休息了将近半年,我觉得那是上帝给赐给我的悠长假期。

13年,我面霸模式一开,就进了现在的公司雪印。但这新的开始让我越来越对之前的事物产生眷恋惋惜,雪印工作进入快三年了,但能记住的东西却没以前多。曾经的热情,曾经的干劲,曾经的憧憬,都一去不回。我才意识到每次总把自己的狼狈逃避美化成“新的开始”当成圆词。真是够了。

但也只能这样子。谁让我现在变成正妹一脸受呢www。

树洞 你好

2012年12月
你说,我们交往吧。
我想了半小时,说好呀,限期三个月。

2013年2月
我说,限期到了,分吧。
你说,我们结婚吧。什么困难都能一起面对。

之后,我们相爱,争执,习惯,慢慢磨合成家人。

2015年11月
我一下子什么都没了,我很慌,觉得天要塌了。
你说,还有你在。

2015年12月
我们订婚了。
但我没能跟你一起向前看,却去追逐虚无的东西。

你说你累了。

2016年1月
你说你变了。你发现并不需要我。

我鼓起勇气,解放了你。



三年时间,我真的过得很开心。
也重没想到跟你会走不下去。



谢谢你。

仅是个童话的后续而已

I do believe in fairies!I do !I do !

三年前,当温蒂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小飞侠彼得·潘曾带着她飞去了无忧岛,展开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探险路程,他们救活了花仙子,打败了铁钩船长……
“我会回来听你讲故事的。”三年前,小飞侠对小温蒂说了这句话,一飞而去,天边划过一束闪亮的流星。

……

三年后的今天,每当她走到永不关闭的窗前,望向淋漓迷离的天空,她发现自己苦等了三年的童话,至今没有出现,她甚至怀疑童话是否真正脆弱的存在过。但她不再相信那个永远长不大的童话了,她已经十五岁了,那只是一个童话而已,不足以去信仰。

“茱蒂,晚礼服穿好了吗?今晚的晚会很重要,你必须打扮好!”护理人,一个讨厌的老太婆在呼和着。
每天晚上都有取不完的晚会,每天晚上都有更重要的晚会,她讨厌这样的生活。自从三年前,米高和约翰,她的两个弟弟从无忧岛上带回了一大袋打败铁钩船长的战利品,使他们的父亲一夜之间成为了伦敦这座城市的首富,于是就遇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笑脸与巴结。父亲说,她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他要她过上一个真正淑女的生活。
她十五岁了,已不再是个孩子,但她觉得也不是一个女人。十五岁仅是一个交界而已。一个真正淑女的生活,难道是每晚都去舞会、每晚都要认识来自不同地位阶层的绅士与见识一些虚伪的言语吗?

“哦!我亲爱的茱蒂,你今晚真漂亮!我是路亚·利库狄,能赏面与我跳支舞吗?”一位自以为绅士的男士在在她面前,恶心低伸出了绅士的右手。
“不,谢谢你的谎言。”她推开了他的右手。

虽然她参加过无数次舞会,但她从未和任何一位“绅士”跳过舞。除了三年前,那一个金发的男孩……哦,不!她不该想起那些,那只是一场梦,一场虚无飘渺的噩梦。
逃出了灯红酒绿的舞会,把孤独的黑影带到了天台。深呼吸,望着被点缀得令人眩晕的星空。人们常说,流星能实现愿望,但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无数次的晚会,无数次的被邀请,无数次的拒绝,无数次的责备,无数次的走到那永不关闭的窗户前,无数次的等待,换来无数次的空灵……

看!那是什么?一个从天而降的会飞的男孩,有一头金色的卷发,有一脸亲切的笑容,多么温暖。她忍不住反问自己,这就是她一直守候的东西吗?他身边的光辉照耀着她的眼睛,她分明体会到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而降。
“嗨!温蒂,我来听你讲故事了。”小男孩飞在半空中,向她微笑。多么熟悉的感觉。
他终于来了。彼特·潘终于来找她了,而她却制不住那种黯然的悲伤,因为她已经十五岁了,而他却还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男孩。
“不,你叫错了。我不是温蒂,我叫茱蒂……我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温蒂了。”她默默低语。
是啊!她已经不再是温蒂了,因为温蒂永远是那个永远和你一起长不大的女孩,但是她已经长大了,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资格再成为你的温蒂了。
“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你永远是我的温蒂,你能为我讲一个故事吗?”彼特恳求道。

她从小立志当一个优秀的故事演讲家,但她的父母说上等社会是不需要廉价的童话演讲家,因为现实不需要童话。
“好吧!”现实不需要童话。
“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她叫温蒂,她遇到了一个永远长不大的男孩,温蒂也想永远都长不大,但她还是长大了。她改了名,叫茱蒂。我的故事讲完了。”她锁紧眉下的泪,望着彼特,她竟然在嫉妒一个童话,一个长不大的童话。
“温蒂。”他叫着不属于现在的她的名字。
“不,你只是一个童话故事的主人公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因为你伤心,哭泣。我不再相信童话,不相信!不相信!”她向他吼着,捂起脸,让温热的液体,流过她的指尖。

“他们为什么逼我长大?为什么?为什么?”

“I do believe in fairies!I do !I do !I do believe in fairies!I do !I do !……”他一遍一遍地念道。
“我是相信童话的,我相信!我相信!”这不是那句无敌的咒语吗?即使它再无敌,也只能救活童话里的仙子而已,而现实不需要仙子。
“别再念了!我是不会相信的!好了,明天早上醒来,我就不会再见到你了,因为今晚只是一场梦,一场虚幻的离谱的梦。”
“彼特,如果我还是温蒂,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她默默低语。
那一夜,她彻底未眠,那一句话一直回荡在她耳边。就像彼特·潘再次飞到了她的床前,在她耳边,轻轻倾述。

翌日早晨,她张开眼睛,望到了那天永不关上的窗户,轻声告诉自己,她昨晚做了一场梦。
没有谁,只有她知道,这扇窗户是为小飞侠开着的,是为了方便他飞进来,任性地向她撒娇,让她讲故事,或者再次带她到永远长不大的无忧岛上,过着无忧无虑,潇洒自在的生活。
她昨晚梦见了自己赶走了来找她的小飞侠。

对不起!彼特!她不是不相信,只是已经没有资格再去相信。
因为,她在成长。

“哦,茱蒂!快!快出来看看谁来了!”米高跟约翰,她的两个弟弟把在窗边悲伤的她拉到了门外,她满脸疑惑,知道望出门外。
“哦!天啊!”
“小飞侠,彼特·潘来了!”米高跟约翰一边狂欢。
彼特,穿上了他们世界的服装,溢散着眉宇间的俊气。”

“让我来告诉你 ,我亲爱的温蒂,昨天不是一场梦。我让你如此伤心,深感抱歉。
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我的童话,我愿意为你长大,我愿意陪你一同长大。
你愿意成为我的温蒂吗?”

她扑向他,泪水沾湿了他的衣领。
I do believe in fairies!I do !I do !
自我介紹

∞正∞

Author:∞正∞
不对劲
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日历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近の記事
最新情報
ブログとも
カテゴリー
顔文字コピーボード
顔文字教室
最新留言
搜索栏
月別アーカイブ